返回
您的位置:金融壹账通监管动态 详情

大资管监管时代来临 智能投顾首次纳入监管

2017-11-23 18:26:19 作者: 金融壹账通 来源: 金融壹账通微信公众号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五部门起草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百万亿规模的资产管理市场迎来统一监管。


《指导意见》的总体思路是,按照资管产品的类型制定统一的监管标准,对同类资管业务做出一致性规定,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地消除监管套利空间,为资管业务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


考虑到存量资管业务的存续期、市场规模,同时兼顾增量资管业务的合理发行,《指导意见》设置了较长的过渡期,实施“新老划断”,不搞“一刀切”,过渡期为《指导意见》发布实施后至2019年6月30日。


 打破刚性兑付 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


《指导意见》中最为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打破刚性兑付,《指导意见》明确,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


专家表示,打破刚性兑付,向社会传递了投资者风险自担的信号,有利增强公众心里承受能力。这意味着投资者在投资决策前要做足功课,打破过去“理财产品保本”的印象。


为何要打破刚性兑付呢?央行相关人士表示,作出这一规定的原因在于,从根本上打破刚性兑付,需要让投资者在明晰风险、尽享收益的基础上自担风险。


一直以来,刚性兑付严重扭曲资管产品“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质,扰乱市场纪律,加剧道德风险,因此,打破刚性兑付是金融业的普遍共识。


为此,《指导意见》要求,金融机构对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净值生成应当符合公允价值原则,及时反映基础资产的收益和风险,让投资者明晰风险,同时改变投资收益超额留存的做法,管理费之外的投资收益应全部给予投资者,让投资者尽享收益。“推动预期收益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真正实现‘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回归资管业务的本源。”


对银行理财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中国农业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裁彭向东认为,因为过渡期的设置比较合理,留给银行适应的时间较为宽裕,所以资管新规短期内对于银行理财业务的冲击并不大。按照统一的规范,银行非保本理财将得到更好的规范发展,相关的信息披露规范也将完善起来。


招商证券金融行业首席分析师马鲲鹏则表示,现在银行理财的一些先天优势将不复存在,与其他资管产品要站到同一起跑线上,因此银行理财的规模、扩张速度会慢下来,但资源会加速向龙头集中,资管能力强、净值型产品占比高的银行更有可能取得更好发展。


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 资管产品只能投资一层资管产品


资管行业近几年正是通道业务泛滥的几年,其中也不乏一些产品发生兑付危机或者爆仓等危机。作为通道方的基金公司或者其他部门,虽然仅获得为数不多的通道费,但作为名义上的管理人而屡次被追责,成为投资者维权的对象。此外,资管产品借通道多层嵌套,不仅增加了产品的复杂性,导致底层资产和风险难以穿透,也拉长了资金链条,增加资金体内循环和融资成本,因此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亦是本次《意见》的重点。


《指导意见》首先从根本上抑制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的动机,要求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对各类金融机构开展资管业务平等准入、给予公平待遇,不得根据金融机构类型设置市场准入障碍,既不能限制本行业机构的产品投资其他部门监管的金融市场,也不能限制其他行业机构的产品投资本部门监管的金融市场。


其次,从严规范产品嵌套和通道业务,明确资管产品可以投资一层资管产品,所投资的资管产品不得再投资其他资管产品(投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并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管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


《指导意见》充分考虑了金融机构因自身投资能力不足而产生的委托其他机构投资的合理需求,明确金融机构可以将资管产品投资于其他机构发行的资管产品,从而将本机构的资管产品资金委托给其他机构进行投资,但委托机构不得因委托其他机构投资而免除自身应当承担的责任,受托机构应当为具有专业投资能力和资质的受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监管的金融机构,并切实履行主动管理职责,不得进行转委托,不得再投资其他资管产品(投资公募证券投资基金除外)。


值得一提的是,资管产品在通道的多层嵌套下,通常会有杠杆操作,增加了资金体内循环和融资成本。而说到抑制资金空转,此次《指导意见》也统一了杠杆要求:同类产品适用统一的负债比例上限,开放式公募产品杠杆率不得超过140%,封闭式公募产品、私募产品不超过200%。


智能投顾首纳监管 未来人机结合有望成趋势


近几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金融科技越来越收到各方面的关注,而作为科技发展的风口,人工智能的触角已伸向专业能力极强的投资领域,在《指导意见》中,最受创投行业与金融科技行业关注的,莫过于提到“智能投顾”。


《指导意见》明确,金融机构运用人工智能技术、采用机器人投资顾问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应当经金融监督管理部门许可,取得相应的投资顾问资质,充分披露信息,报备智能投顾模型的主要参数以及资产配置的主要逻辑。专家表示,强调智能投顾需取得合格资质,意味着智能投顾被正式纳入监管,传递了资管规范信号,有利增强理财机构自律能力。


专家表示,此次新规的出台,对于目前市场上所有开展智能投顾的金融机构来说,持牌经营变得格外重要。


《指导意见》提出,金融机构运用智能投顾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应当严格遵守本意见有关投资者适当性、投资范围、信息披露、风险隔离等一般性规定,并根据智能投顾的业务特点,建立合理的投资策略和算法模型,充分提示智能投顾算法的固有缺陷和使用风险,为投资者单设智能投顾账户,明晰交易流程,强化留痕管理,严格监控智能投顾的交易头寸、风险限额、交易种类、价格权限等。


由于智能投顾本质是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通过价格、风险以及收益的比较,为投资者筛选出最佳的投资组合,但其进入门槛较低,使得目前一些缺乏投资经验的非合格投资者大量涌入智能投顾市场。因此,有关智能投顾的风险问题也受到关注。


《指导意见》还提出,金融机构应当依法合规开展人工智能业务,不得借助智能投顾夸大宣传资产管理产品或者误导投资者,并切实履行对智能投顾资产管理业务的管理职责,因违法违规或者管理不当造成投资者损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业内专家表示,随着金融科技对资管行业影响越来越深、越来越广,预计未来几年智能投顾的资产管理规模有望每年翻倍增长,人机结合的投顾模式有望成为未来该领域的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