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您的位置:金融壹账通监管动态 详情

聚焦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未来监管将迎哪些变革?

2017-07-18 10:09:34 作者: 金融壹账通 来源: 金融壹账通微信公众号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2017年7月14日至15日,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同时,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机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也随之诞生。那么,这个新机构的职责是什么?未来监管将迎来哪些变革?

 

首先来看下这个委员会有多重要?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从1997年开始,每五年一次,一共举办了五次。几乎每一次的会议后都会推出一些极为重要的实质性改革举动,并且相伴随的是一些重要机构的诞生:


1997年,第一次,四大行剥离不良资产,成立四家资产管理公司;


2002年,第二次,加快推进四大行改革上市,中国银监会也在此后成立;


2007年,第三次,深化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革,中投公司成立;


2012年,第四次,放宽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


2017年7月14日至15日召开的已是第五次全国金融会议,它确定了未来5年金融工作的三大任务,即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与深化金融改革。


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职责是什么?

 

目前,中国金融业实行的是分业经营和分业监管。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各有各的经营牌照,由银监会、保监会和证监会分别监管。

 

然而,近几年许多新型金融产品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市场,银行将大量资产放到了券商、信托和基金的表上,保险业中的许多投资性险种则越来越相当于变相的吸储,从而导致所谓“影子银行”的膨胀。这些通道业务的本质,是逃避对资本监管的约束,但是在分业监管模式下,银监会无法有效监管位于券商等账户上的银行表外资产。

为此,一些专业人士认为,当下需要强调协调式监管,向混业监管方向改革。

 

2013年8月,国务院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由人民银行牵头,央行行长担任联席会议召集人。这个由央行主导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在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方面发挥了一些作用。

 

但由于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缺乏明确的决策机制与落实机制,在实际操作中,更像是一个交流、建议和协商平台,监管协调的效果有限。

 

由此可以看到,即将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这个4年前设立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的升级版。区别在于,它的工作方式从各平级部门之间的协商变成了更高层面的统筹。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就此表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国务院层面的权威决策机构,应该会由国务院领导担任负责人,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可能设在央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不是咨询机构,而是以问题为导向的专业决策机构,对于深化改革、金融协调监管将起到重要作用。

 

之所以推出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是为了克服金融监管短板,加强金融监管的统筹协调。过去长期存在的“谁家的孩子谁抱”的分业监管方式,存在一定的金融监管盲点,容易出现监管套利。鉴于分业监管体制的统一性不够,才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它对于克服金融监管短板将发挥重要作用。


未来监管将会迎来哪些变革?


1. 金融行业将走向混业监管时代

 

会议提出,要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

 

专家观点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在现行分业监管之上,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走向混业监管。他认为,本次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其实是迈出了走向混业监管的第一步,有望补上分业监管的漏洞,未来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意味着影子银行的发展将全面受限。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肯定是由国务院的领导来担任委员会的负责人,且它是在一行三会之上负责统筹和协调金融监管,权威性毋庸置疑,未来监管会有更多的统一性,克服原先的短板。

 

2. 强化央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

 

会议指出了金融工作的主要任务,即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并提出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回归本源、优化结构、强化监管、市场导向四个重要原则。同时提出,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

 

专家观点


东方金诚评级副总监俞春江表示,此次会议提到监管协调要有权威性,意味着委员会在金融体系里不仅仅是承担监管协调的机制,而是整个金融体系稳定监管框架运转的核心;同时强化央行在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中的职责,意味着央行在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中居于主导地位。

 

3. 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本次会议再次把发展直接融资放在重要位置,通过完善证券融资市场发行交易制度,改善间接融资和金融机构治理结构,覆盖金融服务体系不健全的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构建有效竞争的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加大金融支持实体力度,要求坚持金融去杠杆力度不变,节奏可根据市经济表现有机调整,降低金融领域的无序扩张步伐,引领资金“脱虚向实”,协调金融与经济的平衡发展。

 

专家观点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亟待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建议要通过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丰富直接融资工具,打通直接融资渠道,更好地解决创新型企业等市场主体的融资需要,为中小微企业提供高效便利的融资解决方案。同时,努力改善间接融资,推动国有大银行战略转型,发展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要促进金融机构降低经营成本,清理规范中间业务环节。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这意味着银行要优化经营理念,合理设定盈利目标,调整盈利预期,形成和实体经济长期共同协调发展的理念。同时,要通过优化监管政策,有序降低银行监管成本。

 

4. 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降低国企杠杆,关注地方政府违规举债


会议强调,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威胁实体经济的发展,有效处置金融风险点,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习近平指出,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

 

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专家观点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在内外部环境的制约下,要推动经济去杠杆,坚定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稳增长、调结构、控总量的关系。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教授田利辉认为,要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积极稳妥去杠杆,但也不能一刀切。去杠杆要坚持分类、精准施策原则,对“僵尸企业”该去坚决去,不能让其占用宝贵金融资源,同时要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盘活存量,优化增量。


本文参考来源:经济观察报/金融界/金融投资报/凤凰财经等